Once Upon A Time – 鄭慧蘭個人作品展
發佈於
Once Upon A Time – 鄭慧蘭個人作品展

人有時並不太善於表達自己,也不太願意表達。 畢竟,那是內心深處的東西。那些美好的、快樂的、難忘的、苦澀的……都在心房裏好好安放着,要是那天被勾起了,思緒在腦海中漫天旋轉,那些曾經的記憶、想象、期盼,都交織在一起,哪些是想象的,哪些是現實的,其實並不太重要。那是屬於自己的空間。心靈其實很需要空間,好好照料。

關於記憶和屬於自己的那片空間,鄭慧蘭以一種具象化的手段演繹出來。這是藝術家說話的方式。當你大把大把地 “收藏” 起那些心頭好,在個人世界中自娛自樂之際,才驚覺當面對生命中另一個個體的介入與參與時,生活可以令人變得那麼勢單力弱,無力扺抗,這大概就是命中註定的甜蜜魔咒。童話故事中的王子與公主,只要在一起就能過上永遠幸福快樂的生活,然而在現實世界中的戀人們總會發生很多問題,没有絕對的對與錯,一切只是持續進行中。騎着玩具小木馬的主人公也只能打了就跑!打不過就下次再來;生活中的煩心事,以一場遊戲場景呈現出來,也許這就是作者的反抗行動!心緒不靈的時候,就像屋內也下着雨,是一種躲不過的無助,洪水來襲時也只能靠自己獨自面對;巨大的蜜蜂和野生大玫瑰的突然闖入,打破花瓶的一刻被看見了,你會發現主人公的渺小,這是一種無奈。

無力、無助、無奈,是生活中經常遇到的事,藝術家又會如何面對如斯景況?就算生活再苦,只要身邊有人給妳倒杯茶,歇一歇,還是可以面對的。受困的玫瑰,用心栽培也能盡情綻放,約束的靈魂,亦終將有被解放的一刻,有時需要做的只是等待合適的時機!那塊魔法鏡子照出的那個「我」,可能才是真正的自己。

打開內心的鑰匙就在手上,不用別人來拯救,每尾游魚都是一個曾經出現過的念頭。金魚有著只有七秒記憶的傳說,因為只有七秒,教它忘記了動機、計劃和情緒,但卻沒有忘記初衷。在水中,一個没有重量負擔的環境裏,過去的想法仍然能夠自由遊走,浮現眼前。

以藝術家的話: “Once upon a time,在不知過了多久的很久之前,出現過一些人、發生了一些事,有著那麼樣的曾經,既抽離於現狀,卻又與當下發酵著微妙的連結,“從前”是一條牽線,誘發窺探昨昔對美好的憧憬,“從前”也是一條界線,在稚嫩與成熟、擁有與失去、存在與消亡之間,一線之隔已是世紀之遙,站在“從前”的對岸顧盼,看到的會是陌生的景象還是似曾相識的景緻?” 生命中的種種事情,點滴都在引領著前方。

其他展覽
後浪—澳門全藝社十一週年90後會員作品展
所有活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