發佈於
「後浪—澳門全藝社十一週年90後會員作品展」即將開幕!

踏入十二月,全藝社將迎來本月二十一日(星期五)下午六時半於徳晉澳門藝術花園舉辦的「後浪—澳門全藝社十一週年90後會員作品展」開幕!是次展覽將會展出本社最年輕的六位新力軍:李植安、陳安琦、梁臻、梁子毛、張可和蘇俊傑的作品。

李植安大學時主修雕塑。是次展覽展出了他畢業時製作的雕塑,是他從傳統的象徵形象中提煉出來的藝術表達。加上他的兩幅最新畫作《神路》與《色達》,我們看到,在拿捏了抽象手法的訓練後,李植安開始正式地創造他醉心的神話般的世界。

煙絲婁縷, 李植安, 50 x 50 x 60 cm, 油畫顏料、核桃、石膏, 2017

陳安琦醉心於陶藝。她是次展出的三件陶瓷作品,皆以高跟鞋為創作之主題元素。流行文化中理所當然的物件,被她透過象徵符號的抽離從痛苦中釋放出來,但她捉住了其扭曲的核心,轉化成表裡相稱的藝術品。

噬 II, 陳安琦, 13.5 x 27.5 x 23.5 cm, 陶泥, 2018

梁臻的藝術探索透過雕塑、繪畫、裝置和行為展開。是次展覽的其中兩張肖像畫作,繪畫方式利用了油畫吸油的原理,從反光和油層的縫隙中勉強能辨認出畫中的內容。這種對影像「能見度」的試驗,恰恰與當下社會的影像「即食文化」背道而馳。年輕藝術家的顛覆本性從中可見一斑。

命, 梁臻, 可變尺寸, 樹脂, 金, 繩, 2016

梁子毛對藝術的願景不只是個人,而是從自身的處境投射到一個地方的文化與身分認同的思考當中。他對於中西方藝術之融合深感興趣,《景世泰寧》之藍金系列就是來自他對澳門的反思。是次展出的《交子計劃》(交子:中國最早的紙幣),更是以Pop Art中把流行文化重複放大的手法,來諷刺當今社會的價值觀。他的黑色幽默,讓人會心一笑。

 

 

交子計劃-金五蚊雞, 梁子毛, 直徑 50 cm, 壓克力板、24K金箔、漆, 2018

張可是次展覽新作《眼睛作為一種隱喻》一改之前活潑調侃的作風,用深沉的古典素描Grisaille技法,來描述諾貝爾文學獎作家Jose Saramago的兩部關於人性罪惡的小說《失明症漫記》。她要探索的是圖像所引伸的道德與人性的底線,她對世事的敏感度讓她直覺地拿捏到問題的本質,然後她用自己所鍾愛的視覺語言娓娓道來。

眼睛作為一種隱喻, 張可, 105 x 75 cm, 紙本水彩, 2018 (局部)

蘇俊傑並沒有入讀正式的藝術學府。他的人生波折重重,甚至一度放棄自己。然後又機緣巧合地遇上了本地的藝術老師黃家龍與蔡國傑,讓他重新接觸藝術。他的藝術沒有太多象徵意義,也不需要什麼理論說明,只有藝術家與物料之間純粹的結合,所表現出來的或山或水,是他心靈的景緻。

山海‧三, 蘇俊傑, 90 x 50 cm, 布本丙烯, 2018

其他新聞
後浪—澳門全藝社十一週年90後會員作品展
所有新聞